区县概况
视频欣赏
先秦时期
图片欣赏
首页 > 多彩内蒙古 > 阿拉善 > 古迹寻踪 > 先秦时期
先秦时期遗址简介
    一直以来,由于自然气候条件恶劣,实地调查工作难度较大,相关考古发现较少,更重要的是由于自然生态不断恶化,地区沙化严重,早期遗址文化面貌保存很不完整,文化层干扰破坏严重,很难以此为依据进行文化性质和关系判断,人们对于阿拉善地区史前文化始终没有一个较为清晰的把握,只是概括性地认为它和蒙古高原、塔里木盆地东缘一样,普遍分布着以细叶石器为代表的遗存,陶器与磨制石器始终未得到充分的发展,新石器时代晚期,这里仍以采集、狩猎为主,进入青铜时代,逐步演化为游牧文化。
    近年来,随着文物调查工作的不断深入,阿拉善地区先后发现了一批重要的先秦时期文化遗址,这对于我们进一步认识本地区的早期文化性质和面貌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阿拉善右旗巴丹吉林沙漠南缘的雅布赖山脉中,人们发现了5处集中分布的洞穴彩喷手印岩画,从西到东长约35公里,一字形排列分布着陶乃高勒、布布、特格几格上下洞和额勒森呼特勒等手印岩画遗址。手印岩画最早出现于旧石器时代晚期,是一个世界性的岩画题材,也是所有岩画中最古老的一种形式。中国岩画研究中心顾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岩画委员会执行委员陈兆复和意大利卡诺曼史前研究中心主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岩画委员会第一届主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岩画委员会顾问、教授阿纳蒂等专家经过仔细考察,断定这些岩画出现在距今14千年至3万年间,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最早的岩画。这意味着早在1万多年前,阿拉善地区就已经有人类的活动,他们劳作生息,并努力认识环境和自身,并通过“手印”将内心对自我与自然的观照记录下来,也为我们留下了阿拉善大地上最初的文明记忆。

在腾格里沙漠边缘地带、巴丹吉林沙漠深处,人们又先后发现了头道沙子遗址、苏宏图细石器加工场遗址和巴丹吉林沙漠遗址群,它们散布于湖泊周围。虽然这些遗址的文化层受风沙等自然力作用,破坏严重,采集到的标本多为石器和陶器碎片,很少发现相对完整的陶器和其它类型的器物,对我们研究阿拉善地区的早期文化面貌,探讨其传承与发展脉络形成了一定的困扰,但通过考古学文化比较的方法,经过细致的甄别,从采集标本保存的信息中,我们仍然可以领略到阿拉善早期文化依稀的时代面貌和文化特征,并据此作出一个推断:新石器时代晚期,约五六千年前,阿拉善地区水草丰美,气候适宜,野生动物成群出没,一派草原景象,先民们傍水而居,长期过着以牧猎、采集为主的生活,并逐渐孕育、发展形成了具有地域特色、较为发达的早期草原文化,这里发现的颇具规模的苏宏图细石器加工场遗址、巴丹吉林沙漠深处的细石器加工场遗址和头道沙子等诸遗址中的细石器遗存所展示的正是这样一种文化面貌和时代特征,同时本地区分布广泛、内容丰富的动物种群岩画也为我们的推断做了较好的注释。这一时期,阿拉善地区也出现了具有一定发展水平的农耕文化,头道沙子遗址中大量的陶器碎片和具有地域特点的石磨棒、石磨盘反映出了较为鲜明的农耕文化色彩。从文化传播的角度看,本地区的农耕文化中存在着中原仰韶文化的元素,也有甘青地区广泛分布的马家窑文化和齐家文化因素,同时受到了内蒙中南部朱开沟文化等文化影响,这说明本地区存在一个长期的、地域范围广阔的农耕文化交流与传播的历史过程。

总体来讲,新石器时代晚期的阿拉善草原文化更多地体现了一一种本土性,而农耕文化则更多地体现了一种传播性,这反映了本地区早期文化的包容与多元,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阿拉善自古以来就是草原文化的发祥地,是连接东西的重要的文化传播通道、目前,阿拉善地区的先秦时期文化凋查研究仍然有许多工作要做,我们对阿拉善这一时期文化的认识依然显得朦胧,甚至模糊,但有理由相信,随着调查研究工作的不断深入,我们终会找寻到先民们散落于大漠深处的古老足迹,并判定他们远去的方向,找回那段消逝在岁月深处的文明记忆。

版板所有:内蒙古图书馆 蒙ICP备05002785号 技术支持:呼和浩特市鼎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